欢迎来到华夏术数官方网站

扫一扫,加关注

华夏术数
术数,无疑是一种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是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而产生的一种特异的意识形态,也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中的一个部分。对待这样一种民族文化遗产,应像对待其他任何一种文化遗产一样,要正视,要重视,要在分析批判的同时,加以严肃的科学研究,而不能简单地将它从中国历史上一笔勾销了事.....
论父母数例
 

1、天元刑战,父母难靠
    甲 戊 戊 辛
    子 辰 子 酉  甲克戊,父宫受损,八字无父,六亲游离,时作分野归元,却是戊之死地,又咸池年煞合入,早早丧父定然。

 

2、年月比肩,克父损田
    乙 丁 乙 壬
    丑 亥 巳 子 女  女命犯伤官偏印,都会早克双亲,又年干比肩,压父位父星,丁为父宫,丁壬一合即去,又子时合丑,合走父亲。正是“父临库,父当早死”,己入丑墓故也。07年丁亥去世者,伏吟撞命。

 

3、阳母专位主偏母,母来父上受其惊
    辛 庚 癸 甲
    酉 子 未 子 此造父母已离异十年,阳母者,偏印之名,辛酉专旺,故有偏母,母来父上,是说正印居父宫夺夫权而闹。何况印绶临死地,意思是家门萧条是因为父母反权不和最终走向婚姻破裂,又水冷金寒门庭冷清,兄弟旺相而父母有亏,子未害而家庭失散。庚母死地不至于死,自身癸未坐官,所谓官能延母寿,庚体子象,子伏吟透甲木伤官,甲木主财帛,伤官主产业,母亲在家做点小生意。而父亲在广州。

上一篇:上一篇:神煞应用数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