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夏术数官方网站

扫一扫,加关注

华夏术数
术数,无疑是一种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是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而产生的一种特异的意识形态,也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中的一个部分。对待这样一种民族文化遗产,应像对待其他任何一种文化遗产一样,要正视,要重视,要在分析批判的同时,加以严肃的科学研究,而不能简单地将它从中国历史上一笔勾销了事.....
  中国方技术数,简称方术,包括两个方面:一叫术数,亦称数术,是研究宇宙天地为主的知识体系;二叫方技,是研究人体为主的知识体系。
  术数有两种含义:
  一指策略、权术,如《韩非子·奸劫弑臣》中“夫奸臣得乘信幸之势,以毁誉进退群臣者,人主非有术数以御之也”的“术数”即指权术,后来术数一词又引申为法制、治国之术;
  二指用天干、地支、阴阳、五行等数理来推测社会与人事的变化和发展趋向。这里的“术”,就是方法、技术;“数”,指宇宙及人事的生灭规则,也可以理解为世事的气数和命运。因此,术数即是“以种种方术,观察自然界可注意的现象,来推测人和国家的气数和命运。……除天文、历谱外,后世称术数者,一般专指各种迷信,如星占、卜筮、六壬、奇门遁甲、命相、拆字、起课、堪舆、占候等。”
  术数,无疑是一种复杂的社会文化现象,是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而产生的一种特异的意识形态,也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中的一个部分。术数在长期的封建社会中,乃至今日社会,主要是为迷信活动所利用和服务,其中有着大量的糟粕。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应忽视,术数与我国原始宗教先民对自然与社会运动的幼稚认识等有着密切的联系,同时还包含着大量的民俗民风的材料。因此,我们认为,对待这样一种民族文化遗产,应像对待其他任何一种文化遗产一样,要正视,要重视,要在分析批判的同时,加以严肃的科学研究,而不能简单地将它从中国历史上一笔勾销了事。
  中国术数典籍浩如烟海。中国术数学的包容量极其博大,涉及面极其广泛。在历史上,中国术数为天文学、气象学、数学、哲学、军事学、医学和历法等都曾发生过启示性和开拓性的作用。有的术数典籍本身同时也是中国古代天文学、数学或哲学的名著。但同时也应当看到,在术数中有大量的神秘主义和迷信的内容。因此,中国术数的学术价值和科学价值或小或大;它所包藏的对我们现代科学的发展有启示、有裨益的东西或少或多,都是我们需要认真加以研究和探索的。而且只有通过这样的研究,才能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术数的种类虽然很多,但它们的本质、终极目的,就是预测。那么,人需要不需预知自己的未来?人能不能够预知自己的未来?人怎样才能正确地预知自己的未来?在批判和剔除术数中的迷信和神秘成分后,今人能不能在唯物史观的理论基础上,创立一门崭新的、现代的、先进的、科学的人类预测学?
  回答应该是肯定的。因为,预知未来既是作为个体生命的人的一种正常的心理需要和欲望,又是人类社会向科学提出的合理要求。
  中国的术数学,惟其称为“术数”,原理依据是,人为自然界天与地作用的产物,人在天地间生存、运动;宇宙万物都在时间与空间中运动,人、天、地及宇宙万物的运动无一不受着一种“数”的制约。古人认为,对这种“数”人们可以通过卜筮等术数手段,得到“神”的指点和启示,感知和认识它。
  神,当然是不存在的。中华民族也从来没有树立起一个统一的,能够创造世界的“神”来。术数里提到的神,是多元的、多种多样的,最终都是为术者服务的,是对“数”迷惑不解的产物。
  那么,“数”是否是一种客观存在?“数”的存在形式是怎样的——是点?是线?是力?是波?是场?是联系?是规律?这,是现代科学研究的一个课题,也是揭示中国术数学奥妙的中心问题。我们相信,通过我们对术数学的认真研究和探索,终有一天,会揭开其中的奥秘,获得科学的发现与认识。